• 看厦门APP

  • 厦门广电公众号

  • 厦门广电抖音

  • 厦门广电微博

  • 厦门广电央视频

新闻观察:婴幼儿托育需求大 痛点多
2022/01/09 来源: 厦视直播室
分享:

我们来关注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问题。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说,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难是个老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去年,我市加快推进了普惠托育服务机构的建设。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也纷纷就此提出建议。

目前,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服务是不少家庭的刚需,但由于普惠性托育机构较少、早教机构价格又普遍较高,不少家庭都为此感到发愁。为了解决3岁以下婴幼儿的照护难问题,我市已经加速推进普惠性托育服务机构的建设。去年11月,翔安教育集团天成托育园就开班了。这个托育园设有1个全日托小班、1个全日托大班,提供35个托位,目前已经有18名幼儿入托。这也是翔安教育集团从2019年以来,开办的第4所普惠托育园。

随着办园规模不断扩大,园方也感受到发展的瓶颈,其中,专业人才少就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目前,高校幼教、幼护专业的人才进入托育机构的较少,而且,针对托育服务机构的人才培训机制也比较缺乏。

翔安教育集团教学副总校长 黄小立:比如说我们这个卫生保健人才,保健医生他可能之前的经验比较多,是在3-6岁幼儿园的这个卫生保健,那今后他要向下延伸0-3岁。

另外,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托育机构,也是增加托位,解决婴幼儿照护问题的一个推手。祈乐托育创始人杨斯羽就已经创办了两家托育园。但是在她看来,创办托育园,场地租金和运营成本都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如果缺乏规范和引导,资本的逐利性可能会影响托育机构的服务质量。

祈乐托育创始人 杨斯羽:太多的投资者,因为想要进入这个蓝海,那可能盲目地在同样有过剩的托位区域(办园),所以就会导致说,有的地方竞争,然后导致这个从业者可能不能专心去做教育,反而会有过多的销售的部分。

记者从市卫健委了解到,截止2021年11月份,我市拥有托育服务机构342家,共收托婴幼儿7642人。根据规划,2022年,我市托育机构的托位数将要过11000个,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达2.05个,到2025年,我市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儿托位数要达到4.5个,这意味着届时我市的托位数至少需要2.6万个。

如何高质量地推进托育机构的建设,增加托位供给,也成了今年两会期间我市代表委员关心的话题。两会期间,市政协医卫界别提交了《促进托育服务发展 推进托幼一体化建设》的提案。在提案执笔人吴启锋看来,托育机构目前面临的发展瓶颈,除了开办成本高、人才供应不足以外,机构选址困难、配套支持不足也是关键因素。

市政协委员 吴启锋:托育机构的设置是参照幼儿园的,也就是它要有一个准入条件,所以它的设置标准,包括消防啊,包括安全问题啊,这个要求比较高。

目前,在政策扶持方面,政府对于新增的普惠托育机构,给予一个托位一次性一万元的补贴,但没有长期的补助机制。吴启锋表示,相关部门可以参考给幼儿园提供生均经费补贴或实施托育分级补助的办法,给普惠性的托育机构类似的政策。甚至可以考虑在有条件的幼儿园内,设立托育班,满足家长们就近入托的需求。

市政协委员 吴启锋:目前是有一些民营的幼儿园,他的生源不足,有一些民营他经营比较困难,我们近期也提出来,要鼓励这些生源不足的民营幼儿园,举办普惠性的托育机构。

除了利用现有的幼儿园来增加普惠性托位外,一些人大代表也提出,可以探索多样化的普惠托育服务形式,比如鼓励社区或者用人单位开展托育服务,设置多样化的托育点。

市人大代表 姚莉娜:由社区来组织,来把一些需要帮助的家庭啊,还有有条件的家庭,我们在每个社区里面,然后进行组织起来,设置临时托,就是一个托育点,照看点像有条件的一些企业,还有有条件的一些高新产业园,它的单位有这样的一个条件,就可以设置2-3岁的托育点。

【新闻观察:婴幼儿托育需求大 痛点多】

你认为目前婴幼儿托育问题有哪些痛点呢?

婴幼儿是“最柔软的群体”,如何给他们更好的照护,始终牵动社会各界的心。但事实上,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的覆盖率不足5%,而实际需求却超过了40%,社会服务严重不足,导致育儿完全成为家庭尤其是女性的责任。即使有托育服务的机构,也存在服务模式单调、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所以反过来,家长对社会机构普遍是不信任的。再加上政府支持少、服务人员保障不到位等因素的共同作用,民办机构生存艰难,服务质量难以提升,这有反过来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简单地,目前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在总量、结构、质量方面的供需失衡就是最大的痛点。

在发展阶段,我们有没有一些范本可以学习呢?

我们不妨看看北京。去年11月,《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正式修改了,我们来看看它都做了哪些调整。首先,多数托育服务需求发生在孩子2岁之后,所以北京鼓励幼儿园往下延伸开设托班,解决2-3岁婴幼儿的入托需求的当务之急;其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普惠托育机构,尤其是支持“互联网+托育”发展,比如为在家养育的婴幼儿提供常规化、菜单式的喂食、洗浴等服务,为家长提供公益性的育儿指导与育儿资讯,提升家长的育儿照护能力。包括还有大力创建示范性托儿所、完善综合监管制度、严格落实产假、陪产假等等一系列政策,多措并举来营来造生育友好型环境。我想只有不断优化育儿的社会生态,疏通育儿服务的堵点,才能缓解家庭的痛点,帮助家庭解决育儿的后顾之忧。

看厦门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