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厦门APP

  • 厦门广电公众号

  • 厦门广电抖音

  • 厦门广电微博

  • 厦门广电央视频

“文字失语症”能治愈吗?
2021/09/24 来源: 北京晚报
分享:

十年前,豆瓣上有一则热帖,叫作《这就是豆瓣体》。作者所谓的“豆瓣体”,就是哎哟不叫哎哟,叫“矮油”;幸福不叫幸福,叫“星湖”;沙发不叫沙发,叫“杀花”;你们不叫你们,叫“乃们”;什么不叫什么,叫“神马”……几乎罗列了当时豆瓣上文艺男女青年们最爱使用的“黑话”。

十年后,豆瓣上出现了一个叫作“文字失语者互助联盟”的小组,创立9个月已拥有超过15万名组员。这个小组反思“作为倾听者和旁观者的我们,逐渐忘记了如何组织文字的逻辑、怎么清楚地运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情绪和观点。”小组成员们真诚发问:“魔性”有没有同义替换?“Get”怎么用中文替代?“很好哭”能替换成什么词?

十年间,网络语言的策源地变成了反思网络语言的先锋队。不少人接纳了、尝试了、甚至创造了网络语言之后,又开始陷入质疑、迷茫和反思:我们是不是患上了“文字失语症”?离开了网络语言,我们还能好好说话吗?

有人用“绝绝子”“YYDS(永远的神)”这些热门网络“黑话”编了一段话,每一个汉字、字母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让人费解。对网络语言的质疑和反思,也在最近到达高峰。热热闹闹的网络“黑话”,为何如此招人反感?

不设边界的互联网,让本来属于小圈子的网络语言,成为了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循环播放的高音喇叭。比如说,想查一家餐厅的菜色如何,评论是“这家店太可了,好吃到原地跺jiojio(脚)”;想看看某件商品的评价,充斥着“YYDS,大家都给我冲!”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某个分享菜谱的网站,菜名从朴实的“红烧肉”“大拌菜”变成了“没做后悔,做了更后悔,后悔没早点做的零失败红烧肉”“撑到扶墙!爆好吃的减脂期必备低卡大拌菜”,仿佛厨艺能随着菜名的长度和夸张程度增长一样。这些网言网语增加了解码的难度,不懂又想懂的人,不得不多花费一番力气。

相比不知所云,当前一些网络语言更要命的问题是千篇一律。无论是北京的上海的重庆的桂林的拉萨的风景,铺天盖地的“绝绝子!”无论是新口味奶茶新色号口红新款式衣服,排山倒海的“YYDS”。读过这些内容,你好像看了一些热闹,却什么都没有留下。语言和世界成了毫不相干的平行线,名和实成了“两张皮”。这些“百搭”的网络用语,实质是用情绪代替了内容,用结论代替了观察,一泻千里的情绪比雅鲁藏布江里的水还充沛,而有效的信息却很稀薄。互联网本来是现代汉语最鲜活的使用场景,却充斥着新鲜出炉的陈词滥调;本来彰显个性、激扬青春的网络语言,却成了泯灭个性、扼杀创造的摇篮。

还好,语言有权威的使用规范,也一定有自净能力。不符合语言基本语音、词汇、语法规则的新词新语向来行之不远,从“德律风”到“886”都是例子;而缺乏基本美感,流于庸俗、低俗、媚俗的网络用语,最容易被时代抛弃。但对使用者来说,语言是一种用进废退的能力,对网络语言秉持“拿来主义”的人们,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流行语攻势下,逐渐丧失了对文字优劣的鉴赏力,丧失了表达真我的能力,成了“文字失语症”患者。

那些致力于在一百来字的碎片信息里集纳所有当红网络热词的人,让我想起萧红在《小城三月》里描绘的一号人物,无论是流行绒绳披肩还是绒绳鞋,她都赶快买来穿上。好坏她不管,只是人家有她也有。别人是穿衣裳,而她就好像被衣服所穿了似的,芜芜杂杂,但似乎合乎着应有尽有的原则。

一味赶时髦的人,不是穿衣服,而是被衣服穿了;不假思索使用网络热词的人,不是在说话,而是被话说了,充当了热词的“传声筒”“复读机”。不少人发现自己的感知能力和思维能力正在钝化,离开了热词热梗就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用日常话语描述生活起居,更别讲求什么语言的艺术。这不是削足适履,而是为了穿上这双流行的鞋子,连脚带腿都不要了。

语言是约定俗成、表情达意的工具,首先应当准确,不能颠三倒四、词不达意;其次应当得体,符合使用的身份和场合;最后应当追求优美,不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但也要斟酌推敲、千锤百炼、有的放矢、言之有物。今天对于一些网络语言的批评,始于对不知所云、千篇一律的反感,终于对准确、得体、优美的汉语母语的追求。

登山远望,方知天外有天。提高对语言的鉴赏品味,才能提高语言的运用能力。“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比“绝绝子”更惊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比“我佛了”更豁达,“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比“暴风哭泣”更深情。用历史长河淘洗出的名篇佳句和一时流行的网言网语比较,不算公平,但也指明了一条提高表达能力、提升语言审美的道路——多读书,读好书,常揣摩,常记诵。不仅是古人的书,现当代的经典作品,外国文学的名著名译,乃至中小学的语文课本,都是培养语感、增强鉴赏能力的好帮手。

语言之美,美在真实,美在个性,美在创造。能做到这几点,古今中外的都美,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美,印在纸上和敲在屏上的都美。通过不断地练习,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对事物的独到观察和对情感的独特观察,摆脱窠臼,我手写我口,我口说我心,这才是语言的推荐使用方式。

发现自己语言贫乏,希望追求语言之美,是治愈“文字失语症”的第一步。接下来,不妨在通勤路上、睡觉之前,关掉公号推送,少刷一会微博,退出视频软件,读几页经典作品,写篇几百字的小日记,观察屏幕之外的大千世界,揣摩内心流动的微妙情感,大胆自信地用语言展示真实独特、不随波逐流的自己。

看厦门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