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厦门APP

  • 厦门广电公众号

  • 厦门广电抖音

  • 厦门广电微博

  • 厦门广电央视频

新闻观察:各大城市上演“抢人大战”
2020/12/20 来源: 厦视直播室
分享:

  【四大城市推出“史上最宽松”落户】

  今天头条来关注落户政策的变化。这个月以来,我国四大常住人口超过600万的大城市,宣布降低落户门槛,分别是:无锡、福州、青岛、广州,其中,青岛、广州两市提出:将入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学历。福州市则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

  无锡 :全面放宽户籍准入条件

  12月,以无锡提出放宽落户政策为“第一枪”,福州、青岛、广州等城市均陆续推出“史上最宽松”落户政策。12月8日,《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印发实施,全面取消江阴、宜兴行政区域内的落户限制,实行以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或合法稳定就业为基础的户口迁移制度。同时,全面取消高校和职业院校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技术工人等群体的落户限制。除了上述落户限制的取消之外,还包括调整放宽参军进入城市人口、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等到无锡就业人群的落户条件。

  福州:全面放开落户限制 实现落户“零门槛”

  随后提出降低落户政策的福州,是4个城市中放宽落户政策最彻底的。12月11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若干措施》,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根据《措施》,这一“零门槛”包括两重含义:首先,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即不设学历、年龄、就业创业限制,外省市人员均可申请在福州市落户,六县(市)、长乐区人员均可申请在五城区落户;其次,全面放开近亲属投靠条件,实现投靠“零门槛”,即除院校学生集体户外,凡具有福州市户籍的人员,其近亲属均可申请投靠落户。此外,福州提出,在六县(市)、长乐区和仓山区三江口区域租赁私有住房的,允许落户;并降低集体户设立条件。

  青岛:放宽中心城区落户政策 全面放开县域落户政策

  除福州之外,青岛和广州也宣布降低落户门槛。12月14日,青岛召开的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研究审议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放宽中心城区落户政策,40周岁以下,具有国家承认的大专学历人员以及技工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即可落户。此外,青岛计划大幅放宽城区和全面放开县域落户政策。其中,在青岛市稳定就业且在城区范围稳定居住的人员,可申请本人及配偶、未成年子女在稳定居住地城镇社区集体户落户。同时,在青岛市政府确定的户籍政策范围内,县域三市研究放开落户限制。

  广州:拟实施差别化入户 大专学历可落户

  两天之后,12月16日,《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发布。根据办法,年龄在28周岁及以下,且申报时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区域内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12个月,并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学历或学士学位(单证),或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专学历,或者为全日制技师学院预备技师班、高级工班毕业人员,可在广州的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

  专家:降低落户门槛只是第一步

  目前,降低落户门槛已经从中小城市,蔓延到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在这背后,与我国人口红利,尤其是青年人口红利减退有关。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我国人口出生率在1998年(包括当年)保持在15‰以上,但这一数据在随后逐步下跌,到2019年已经下降到10.48‰。换句话来说,目前22、23岁大学毕业的青年一代,正好是人口红利快速退减的一代。而青年人口尤其是受教育的青年人口,将是未来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一些常住人口增速不高的大城市,已经率先降低落户门槛。但是,降低落户门槛只是第一步。有专家指出,一个地方吸纳青年人口的关键,是“三业”,即就业、置业、学业。其中,就业又是其中的重点。如果能提供相对有竞争力的岗位和薪酬,就可能吸引更多青年人。

  【人社部:促进2亿技能劳动者成为中等收入群体】

  在入户门槛降低的背后,是大城市对于人才、人口的进一步渴求。人社部在前天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十四五”时期,将推动提高技能人才的待遇,促进2亿技能劳动者成为中等收入群体。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 张立新:鼓励企业自职工收入分配里面,把技能作为一个重要要素加以体现出来。无论是基本工资定级,还是收入奖励方面,都把技能作为一个重要要素。 

  目前,我国技能劳动者已经超过2亿,其中高技能人才超过5000万。但近年来,高级蓝领人才奇缺,技能型人才难求,结构不优、素质不高问题突出,“技工荒”成为制造业发展的一个瓶颈。为加强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我国自2019年起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计划用3年时间,开展各类补贴性职业培训5000万人次以上。人社部表示,将从政府激励引导、企业发挥主体作用、社会全力支持等各方面全方位提高2亿技能劳动者的待遇和地位,使之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消费力量。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 汤涛:强化技能的激励导向作用,推动提高技能人才的待遇,包括技术工人的待遇,要激发人才活力,不断释放经济增长的内需动力。这也是为国内扩大内需、促进消费所做的一个积极贡献。

  【新闻观察:各大城市上演“抢人大战” 落户政策对青年人更友好】

  以上两条新闻,都是近来公众与媒体关注的热点。这两个信息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我觉得关联度挺大的,一个反应的是城市对人才、人口的渴求,另一个反应是国家对人才培养供给的策略方向。而且这两个新闻热点几乎同时出现,说明在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或是更长远的时期,人才、人口的供求平衡,将成为关系到城市乃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性因素。

  降低落户门槛已经从中小城市,蔓延到一线城市、省会城市,与其说,这背后显露的是这些城市的人口“野心”,不如说是这些城市对未来人口趋势的“忧患意识”。我们注意到,部分城市所谓放宽的落户政策中,还是保留了一条年龄线,比如,青岛40周岁以下,广州在28周岁及以下,显然这些落户政策对青年人更为友好。因为青年人是重要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他们需要购物、结婚、买房、买车、孩子教育等,是当地消费的重要推动力,缺乏青年人的经济是缺乏活力的。但是人口专家指出,目前我国人口结构呈现“椭圆形”结构,也就是中间劳动年龄人口最多。但是,随着生育率下行,这一局面正在改变,我国人口红利也在逐步降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城市启动针对青年群体“抢人”大战。

  那么兼具生产力和消费力的青年人富矿,要如何来深度挖掘与培养呢?

  与那些主动流入大城市谋生活的高学历人才相比,大量技能型人才由于在传统的社会观念中是被轻视的。而事实上,中国现有的2亿技能劳动者是产业工人的重要主体,他们对产业结构升级、改善就业质量非常重要。同时,技能人才是强大的扩大内需的消费力量。如果2亿技能劳动者成为我国的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对扩大内需发挥巨大作用。举个例子,今年沈阳市同样放宽了落户政策,明确提出,技工学校、职业院校及以上在校生和毕业生,可在沈阳落户。可见,国家重要的重工业城市对技能型人才的渴求。所以,国家出台政策激励更多人学习技能、投身技能,逐步提高他们的地位和待遇,让他们有获得感,既能通过技能实现美好生活,实现人生价值,又能为城市的发展输送能量,优化人才结构,达到个人与城市的平衡发展。


看厦门 APP下载